關於部落格
  • 103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Hit-Fm》DJ區耕祥 再晚,都要當自己的主人

30雜誌   / 文|王念綺 攝影|李芸霈

從坐唱片歌手的冷板凳,到主持電台節目一再被換時段,《Hit-Fm》DJ區耕祥的音樂命運顯然是多舛的。但他從未放棄,再窮再累再病,都比不上做音樂重要。也正因如此,他最愛的R&B終於給了他應得的回饋……

 
午夜時分,不同其它電台的DJ大多扮演安靜的播歌者,Dennis(區耕祥)的話似乎有點多,但他像個導遊般地詳細介紹,逐步帶領人們徜徉在R&B(節奏藍調)的世界中。如果你習慣用外表與年齡來決定一個人的內涵與專業,這回你可能會看走眼。Dennis外表給人的感覺有點「浮」,然而聽過他的節目、和他交談後,才發現他有著與外表截然不同認真。他的節目收聽率現今已是大台北地區,同時段音樂電台第一名。 放棄高薪坐冷板凳
10歲就在美國當小留學生的Dennis,大學修習飯店經營。16歲,當他走上舞台唱歌,置身鎂光燈下3小時,讓他之前的等待與準備都值得。他心中浮起了一個聲音「This is the moment I’m looking for!」(這正是我夢想中的時刻)。當下,他知道傳播音樂是他未來的職志。 1996年,他在舊金山拿到新秀歌唱大賽的年度總冠軍後,被台灣的經紀人看中,邀他回台灣出唱片。為了實現音樂夢想,他放棄了月薪近10萬的飯店培訓經理工作,與女友相擁含淚告別,右手行李,左手吉他回到台灣。然而回台後,經紀人並沒有為當時被綁約的Dennis爭取表演機會,給他的回答總是「等」。無奈的他,晚上輾轉反側,有時流著淚祈禱著,有天能夠實現他傳播音樂的夢想。 再窮也要買唱片
「一定要堅持,自己若不堅持,是不會有人幫你的!」Dennis不斷地告訴自己,更不放棄機會,他自掏腰包拍宣傳照,製作成資料檔,寄到模特兒經紀公司。在數十個試鏡的機會中,等待被發掘的機會,結果卻是一再受挫。 Dennis的音樂路,也不被父母支持。為了糊口,他應徵凱悅飯店的櫃台,當時的月薪只有2萬4000元,上夜班的他每日還要花上150元坐車回家,但他仍堅持每個月花1 萬元買唱片。聖誕節時朋友邀他出去慶祝,很想與朋友聚會的他總推說「我很忙、我有約」,只因他身上只剩下60、70元。 直到好友聶雲引薦他去應徵《Hit-fm》DJ時,他的音樂之路才有了轉機。由於他的音質不屬於廣播人慣有的低沈、渾厚,他前後應徵了7次,在聶雲力保、與自己努力爭取下,終於獲得DJ的職位。 做完音樂打點滴
但這才是真正苦日子的開始,初期的薪水只有1萬6000元,必須半夜上班,白天教英文,才有足夠的收入讓他繼續買唱片。不熟悉做廣播的他,曾以為當DJ就是要播一些別人沒聽過、或是技巧困難的歌,因此,他的節目收聽率不好,一直被換時段。 經歷一年多的嘗試、並開始固定主持凌晨4點至7點的時段後,他決定跟著自己的心走。回憶起當初自己深受流行音樂所吸引,R&B這種節奏的慢歌才是他的最愛,於是他開始定調,播放當時並非主流的R&B時,他的收聽率也開始攀升。 「我用110%的力量將節目做得更好,工作的每分每秒都是我的credit(信譽)。」Dennis語氣堅定地說。每日半夜3點半起床工作,不正常的睡眠時間,讓他容易生病。曾有一次罹患腸胃炎的他,拖著虛弱的身體主持完節目,才趕到醫院打點滴。「I live for music!身體上的痛苦,不算什麼。」為了音樂,Dennis毫無抱怨,並告訴自己「再苦也一定要撐過」。  功夫練好等運轉
「他是我見過最認真的DJ。」Dennis的長官──《Hit-fm》的音樂總監王福怡談到,許多DJ有經驗後,可能多少有點馬虎。但Dennis當DJ近7年,每天他所播的歌,全都會做手稿。他所擁有的2萬7000張專輯,每張都貼著他的筆記,記錄著聽後感與歌曲風格,因此聽他的節目不只是聽歌,更多了些深度。 「功夫練好,等運到!」Dennis這樣告訴自己。他仍舊每日花4、5個小時準備節目,上網看外文樂評,看5份報紙、2個娛樂新聞,來保持對事物的敏感度。終於在2000年時,由於周杰倫、陶吉吉、杜德偉等人的大量演唱,R&B搖身一變為主流音樂,他也成為這個領域的著名DJ;他的主持時段,被調為凌晨12點到3點,聽眾也持續成長。現在Dennis白天偶爾主持記者會,增加收入外也努力打響知名度,期望能成為資深的樂評家,擁有自己專屬的電視音樂節目。無論他未來的成就為何,可確信的是他的生命永遠將跟著音樂運轉。 本文章由「30雜誌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30雜誌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